1. <bdo id="imqjt"><u id="imqjt"></u></bdo>

        1.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貴圈真難?好萊塢女演員縮胸整形艱辛成名路

          2015-10-19 00:13:4539健康網
          核心提示: 面對娛樂圈,公認的調侃是“貴圈真亂”,電影《我是路人甲》則從擁有明星夢的演員眼中的視角道盡演員辛酸成名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影片中所展現演員關于夢想和現實沖突的都是那么地讓人無奈。而目前有一位好萊塢演員安娜金也同樣面臨此問題。

            安娜金是美國紐約電影學院科班出身的實力派演員,同時擁有商學與戲劇表演系雙學位,讀書期間就擔任加拿大電影《thesisters》女一號,在好萊塢發展一段時間后轉而來到中國發展。G杯大胸對于很多女性來說是讓人艷羨的性感身材,而安娜金確認為,它阻礙了自己的事業發展,同時,因為演藝圈高顏值要求,安娜金在華期間曾選擇去整形。因為缺乏行業了解,鼻部、下頦部曾受騙注射過奧美定,經歷了一次次地整形失敗。此次她求助于廣州美萊,道出自己演藝事業的經歷,同時希望美萊的專家幫助她縮胸和整形失敗的修復,為自己的演藝事業助力。

            90后好萊塢演員嫌胸大欲為事業縮胸圍

            安娜金是中法混血,擁有立體的五官和性感的曲線,尤其是G罩杯豐滿上圍讓女性艷羨不已。90后的她明明融合了東方神秘感與西方個性美的獨特外型,具有艷星的潛質,可卻偏偏選擇靠自己實力走功夫演員的道路,因此,G杯大胸成為這條路上的絆腳石。據安娜金透露:“我曾經拍過一部《上海2020》的功夫片,片中我是一位功夫高手。為此我曾學了一年的專業武術,包括詠春、少林、格斗、MMA、跆拳道、泰拳等等。拍功夫片需要身形靈巧,身手矯健,然而我的胸部在拍戲時卻為我帶來了很大的負擔,讓我感覺動作笨重,另外,在一些吊威亞的戲份中也感覺很累贅。同時因為胸部很豐滿,我在接戲時經常有導演、制片等人直愣愣盯著自己的胸部,各種潛規則的暗示,而不考慮自己本身的演技,讓我無地自容。我自認我的演技是非常棒的,也想靠能力吃飯,但身邊的種種遭遇都卻讓我困惑不已”。思考良久,她決定求助廣州美萊,希望廣州美萊的專家為自己實施縮胸手術,讓更多人認可自己的實力,進一步提升自己的演藝事業。

          安娜金是美國紐約電影學院科班出身的實力派演員,同時擁有商學與戲劇表演系雙學位,讀書期間就擔任加拿大電影《the sisters》女一號,在好萊塢發展一段時間后轉而來到中國發展。G杯大胸對于很多女性來說是讓人艷羨的性感身材,而安娜金確認為,它阻礙了自己的事業發展,同時,因為演藝圈高顏值要求,安娜金在華期間曾選擇去整形。因為缺乏行業了解,鼻部、下頦部曾受騙注射過奧美定,經歷了一次次地整形失敗。此次她求助于廣州美萊,道出自己演藝事業的經歷,同時希望美萊的專家幫助她縮胸和整形失敗的修復,為自己的演藝事業助力。     90后好萊塢演員嫌胸大欲為事業縮胸圍  安娜金是中法混血,擁有立體的五官和性感的曲線,尤其是G罩杯豐滿上圍讓女性艷羨不已。90后的她明明融合了東方神秘感與西方個性美的獨特外型,具有艷星的潛質,可卻偏偏選擇靠自己實力走功夫演員的道路,因此,G杯大胸成為這條路上的絆腳石。據安娜金透露:“我曾經拍過一部《上海2020》的功夫片,片中我是一位功夫高手。為此我曾學了一年的專業武術,包括詠春、少林、格斗、MMA、跆拳道、泰拳等等。拍功夫片需要身形靈巧,身手矯健,然而我的胸部在拍戲時卻為我帶來了很大的負擔,讓我感覺動作笨重,另外,在一些吊威亞的戲份中也感覺很累贅。同時因為胸部很豐滿,我在接戲時經常有導演、制片等人直愣愣盯著自己的胸部,各種潛規則的暗示,而不考慮自己本身的演技,讓我無地自容。我自認我的演技是非常棒的,也想靠能力吃飯,但身邊的種種遭遇都卻讓我困惑不已”。思考良久,她決定求助廣州美萊,希望廣州美萊的專家為自己實施縮胸手術,讓更多人認可自己的實力,進一步提升自己的演藝事業。  著名乳房整形美容專家、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整形外科主任醫師教授、廣州美萊名譽院長高建華教授表示:“她的乳房有些過大,同時存在胸部有些一大一小,胸型不太堆成的狀況,會對胸部造成一定的壓迫感。從美學角度來說,根據她的身材比例,C-D罩杯尺寸相對會合適,我們會通過手術的方式為她美化胸部,為了保障術后乳房自然,動感,我們會根據安娜金本人的意愿還有安娜金的性格、氣質、胸部自身條件等綜合設計出個性化的美胸方案。”同時,高建華教授還提醒求美者大胸并不是萬能的,不要一味的追求大胸,適合自己的才是完美的胸部。  據高建華院長透露,對于東方女性而言,C罩杯已屬比較豐滿。據數據調查顯示C罩杯最受男性歡迎,太小了男人會覺得不夠性感,太大則會造成身體和視覺上的不協調感。     手術失敗后賓館約“專家”注射“玻尿酸”彌補,結果竟是奧美定  在高顏值的娛樂圈,整形成為明星們的家常便飯,而安娜在剛回國時卻接受了一次失敗的整形手術。那次,朋友介紹她去一家小美容院進行整容手術,在簡陋的美容院里,她接受了人生當中的第一次手術:“那是一家北京的美容院,條件非常簡陋,我就記得當時是躺在地板上做的手術。醫生給我做了硅膠隆鼻和隆下巴,在做完隆鼻的時候他還給我鼻梁部位偷偷注射了一些物體,我躺著的時候能感覺到的,但事后我問醫生給我鼻子里打進去的是什么的時候,醫生怎樣都不承認有打東西進去。之后,我的鼻子假體老是往下掉,我也找過這個醫生,他幫我修復幾次但都沒有修好,后來我再找他,他就不在那了。后來,我又做過一次鼻子的修復手術,但還是沒修復好。”一年后,安娜在上海拍戲期間,她的一個好朋友推薦她做玻尿酸填充,好修補鼻子與下巴部位。 “那個醫生說我的鼻子有些歪,可以打點玻尿酸把鼻子打直一點,這樣看上去就是正常的了。那時候我在劇組拍戲,時間也非常緊,因此就把醫生約在了我所住的酒店里注射了玻尿酸分別填充了下巴和鼻子。按道理玻尿酸代謝是很快的,可一年多了鼻子和下巴這里依然還有,我就覺得肯定是假冒的了。其實我也不要求我的鼻子與下巴有多美,就是想回到以前那樣,把鼻子和下巴修復好久可以了。”一次整形失敗后,連續選擇了不正規的手術行為進行修復,最后的結果讓安娜懊惱不已。  廣州美萊整形美容科科主任羅延平說,注射于安娜金面部的物質基本上可判斷為奧美定,它主要分布于安娜金的下頦及鼻部。只能通過手術的方式取出。奧美定是一種對人體有害的物質,它是一種聚多體,短時間內無害,但隨著在人體內時間的加長,聚多體會慢慢講解為單體,在這個過程中是會產生神經毒性的,因此對于注射過奧美定的應該盡快取出,不但如此,奧美定還會在注射部位產生結節及肉芽腫,因此注射過奧美定后容易形成硬塊。而奧美定注射入人體當中是分散的,而且會游移,因此取出過程會比較復雜。對于安娜金,我們將會盡可能地通過手術為她將奧美定取出。而安娜的鼻部修復手術難度則比較大:“安娜的面部問題主要集中在鼻部周邊及下頦這兩個部位。從目前的診斷情況來看,她的面部五官從美學形態上看是不佳,比如鼻背過寬、鼻梁線條過于僵硬,左右鼻翼大小不一,下巴與面部線條過度不和諧并向一旁歪斜等;這主要是因為她的第一次手術失敗后,又進行了多次失敗的修復手術來彌補第一次手術時造成的損害,結果數次失敗手術相疊加,造成惡性循環,愈加破壞了面部和諧感。比如她的鼻子進行了3次修復手術,出現了很多疤痕增生癥狀,再加上含奧美定在內的不良注射物填充,而且注射的內在解剖結構也非常混亂,使得皮膚的組織結構和性質也都發生了改變,從而造成面部僵硬、皮膚松弛的情況。我們廣州美萊國際專家部專家也為安娜設計了系統化的修復手術方案,涉及項目較多,將分期進行,主要包含取出面部含奧美定在內的不良注射物;重新搭建面部器官內部構架,比如修復脆弱的鼻框架恢復正常功能;通過精細化整形手術,脂肪移植塑形等面部美學重塑。”  同時,羅延平主任還慎重提醒消費者:“注射美容只能在具有行醫資質的醫療美容機構進行,凡是在沒有醫療資質的地方進行注射,例如上門注射或是選擇賓館進行注射美容均屬于不被國家允許的非法行醫行為,不僅注射醫生水平參差不齊,同時注射材料也極容易被奧美定等假冒偽劣品給替代,讓消費者難以辨別真偽。為了自身的健康與美麗,消費者一定要選擇具有行醫資質的正規大機構進行注射美容。”

          安娜金縮胸前

            著名乳房整形美容專家、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整形外科主任醫師教授、廣州美萊名譽院長高建華教授表示:“她的乳房有些過大,同時存在胸部有些一大一小,胸型不太堆成的狀況,會對胸部造成一定的壓迫感。從美學角度來說,根據她的身材比例,C-D罩杯尺寸相對會合適,我們會通過手術的方式為她美化胸部,為了保障術后乳房自然,動感,我們會根據安娜金本人的意愿還有安娜金的性格、氣質、胸部自身條件等綜合設計出個性化的美胸方案。”同時,高建華教授還提醒求美者大胸并不是萬能的,不要一味的追求大胸,適合自己的才是完美的胸部。

          安娜金是美國紐約電影學院科班出身的實力派演員,同時擁有商學與戲劇表演系雙學位,讀書期間就擔任加拿大電影《the sisters》女一號,在好萊塢發展一段時間后轉而來到中國發展。G杯大胸對于很多女性來說是讓人艷羨的性感身材,而安娜金確認為,它阻礙了自己的事業發展,同時,因為演藝圈高顏值要求,安娜金在華期間曾選擇去整形。因為缺乏行業了解,鼻部、下頦部曾受騙注射過奧美定,經歷了一次次地整形失敗。此次她求助于廣州美萊,道出自己演藝事業的經歷,同時希望美萊的專家幫助她縮胸和整形失敗的修復,為自己的演藝事業助力。     90后好萊塢演員嫌胸大欲為事業縮胸圍  安娜金是中法混血,擁有立體的五官和性感的曲線,尤其是G罩杯豐滿上圍讓女性艷羨不已。90后的她明明融合了東方神秘感與西方個性美的獨特外型,具有艷星的潛質,可卻偏偏選擇靠自己實力走功夫演員的道路,因此,G杯大胸成為這條路上的絆腳石。據安娜金透露:“我曾經拍過一部《上海2020》的功夫片,片中我是一位功夫高手。為此我曾學了一年的專業武術,包括詠春、少林、格斗、MMA、跆拳道、泰拳等等。拍功夫片需要身形靈巧,身手矯健,然而我的胸部在拍戲時卻為我帶來了很大的負擔,讓我感覺動作笨重,另外,在一些吊威亞的戲份中也感覺很累贅。同時因為胸部很豐滿,我在接戲時經常有導演、制片等人直愣愣盯著自己的胸部,各種潛規則的暗示,而不考慮自己本身的演技,讓我無地自容。我自認我的演技是非常棒的,也想靠能力吃飯,但身邊的種種遭遇都卻讓我困惑不已”。思考良久,她決定求助廣州美萊,希望廣州美萊的專家為自己實施縮胸手術,讓更多人認可自己的實力,進一步提升自己的演藝事業。  著名乳房整形美容專家、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整形外科主任醫師教授、廣州美萊名譽院長高建華教授表示:“她的乳房有些過大,同時存在胸部有些一大一小,胸型不太堆成的狀況,會對胸部造成一定的壓迫感。從美學角度來說,根據她的身材比例,C-D罩杯尺寸相對會合適,我們會通過手術的方式為她美化胸部,為了保障術后乳房自然,動感,我們會根據安娜金本人的意愿還有安娜金的性格、氣質、胸部自身條件等綜合設計出個性化的美胸方案。”同時,高建華教授還提醒求美者大胸并不是萬能的,不要一味的追求大胸,適合自己的才是完美的胸部。  據高建華院長透露,對于東方女性而言,C罩杯已屬比較豐滿。據數據調查顯示C罩杯最受男性歡迎,太小了男人會覺得不夠性感,太大則會造成身體和視覺上的不協調感。     手術失敗后賓館約“專家”注射“玻尿酸”彌補,結果竟是奧美定  在高顏值的娛樂圈,整形成為明星們的家常便飯,而安娜在剛回國時卻接受了一次失敗的整形手術。那次,朋友介紹她去一家小美容院進行整容手術,在簡陋的美容院里,她接受了人生當中的第一次手術:“那是一家北京的美容院,條件非常簡陋,我就記得當時是躺在地板上做的手術。醫生給我做了硅膠隆鼻和隆下巴,在做完隆鼻的時候他還給我鼻梁部位偷偷注射了一些物體,我躺著的時候能感覺到的,但事后我問醫生給我鼻子里打進去的是什么的時候,醫生怎樣都不承認有打東西進去。之后,我的鼻子假體老是往下掉,我也找過這個醫生,他幫我修復幾次但都沒有修好,后來我再找他,他就不在那了。后來,我又做過一次鼻子的修復手術,但還是沒修復好。”一年后,安娜在上海拍戲期間,她的一個好朋友推薦她做玻尿酸填充,好修補鼻子與下巴部位。 “那個醫生說我的鼻子有些歪,可以打點玻尿酸把鼻子打直一點,這樣看上去就是正常的了。那時候我在劇組拍戲,時間也非常緊,因此就把醫生約在了我所住的酒店里注射了玻尿酸分別填充了下巴和鼻子。按道理玻尿酸代謝是很快的,可一年多了鼻子和下巴這里依然還有,我就覺得肯定是假冒的了。其實我也不要求我的鼻子與下巴有多美,就是想回到以前那樣,把鼻子和下巴修復好久可以了。”一次整形失敗后,連續選擇了不正規的手術行為進行修復,最后的結果讓安娜懊惱不已。  廣州美萊整形美容科科主任羅延平說,注射于安娜金面部的物質基本上可判斷為奧美定,它主要分布于安娜金的下頦及鼻部。只能通過手術的方式取出。奧美定是一種對人體有害的物質,它是一種聚多體,短時間內無害,但隨著在人體內時間的加長,聚多體會慢慢講解為單體,在這個過程中是會產生神經毒性的,因此對于注射過奧美定的應該盡快取出,不但如此,奧美定還會在注射部位產生結節及肉芽腫,因此注射過奧美定后容易形成硬塊。而奧美定注射入人體當中是分散的,而且會游移,因此取出過程會比較復雜。對于安娜金,我們將會盡可能地通過手術為她將奧美定取出。而安娜的鼻部修復手術難度則比較大:“安娜的面部問題主要集中在鼻部周邊及下頦這兩個部位。從目前的診斷情況來看,她的面部五官從美學形態上看是不佳,比如鼻背過寬、鼻梁線條過于僵硬,左右鼻翼大小不一,下巴與面部線條過度不和諧并向一旁歪斜等;這主要是因為她的第一次手術失敗后,又進行了多次失敗的修復手術來彌補第一次手術時造成的損害,結果數次失敗手術相疊加,造成惡性循環,愈加破壞了面部和諧感。比如她的鼻子進行了3次修復手術,出現了很多疤痕增生癥狀,再加上含奧美定在內的不良注射物填充,而且注射的內在解剖結構也非常混亂,使得皮膚的組織結構和性質也都發生了改變,從而造成面部僵硬、皮膚松弛的情況。我們廣州美萊國際專家部專家也為安娜設計了系統化的修復手術方案,涉及項目較多,將分期進行,主要包含取出面部含奧美定在內的不良注射物;重新搭建面部器官內部構架,比如修復脆弱的鼻框架恢復正常功能;通過精細化整形手術,脂肪移植塑形等面部美學重塑。”  同時,羅延平主任還慎重提醒消費者:“注射美容只能在具有行醫資質的醫療美容機構進行,凡是在沒有醫療資質的地方進行注射,例如上門注射或是選擇賓館進行注射美容均屬于不被國家允許的非法行醫行為,不僅注射醫生水平參差不齊,同時注射材料也極容易被奧美定等假冒偽劣品給替代,讓消費者難以辨別真偽。為了自身的健康與美麗,消費者一定要選擇具有行醫資質的正規大機構進行注射美容。”

          安娜金縮胸后

            據高建華院長透露,對于東方女性而言,C罩杯已屬比較豐滿。據數據調查顯示C罩杯最受男性歡迎,太小了男人會覺得不夠性感,太大則會造成身體和視覺上的不協調感。

            手術失敗后賓館約“專家”注射“玻尿酸”彌補,結果竟是奧美定

            在高顏值的娛樂圈,整形成為明星們的家常便飯,而安娜在剛回國時卻接受了一次失敗的整形手術。那次,朋友介紹她去一家小美容院進行整容手術,在簡陋的美容院里,她接受了人生當中的第一次手術:“那是一家北京的美容院,條件非常簡陋,我就記得當時是躺在地板上做的手術。醫生給我做了硅膠隆鼻隆下巴,在做完隆鼻的時候他還給我鼻梁部位偷偷注射了一些物體,我躺著的時候能感覺到的,但事后我問醫生給我鼻子里打進去的是什么的時候,醫生怎樣都不承認有打東西進去。之后,我的鼻子假體老是往下掉,我也找過這個醫生,他幫我修復幾次但都沒有修好,后來我再找他,他就不在那了。后來,我又做過一次鼻子的修復手術,但還是沒修復好。”一年后,安娜在上海拍戲期間,她的一個好朋友推薦她做玻尿酸填充,好修補鼻子與下巴部位。“那個醫生說我的鼻子有些歪,可以打點玻尿酸把鼻子打直一點,這樣看上去就是正常的了。那時候我在劇組拍戲,時間也非常緊,因此就把醫生約在了我所住的酒店里注射了玻尿酸分別填充了下巴和鼻子。按道理玻尿酸代謝是很快的,可一年多了鼻子和下巴這里依然還有,我就覺得肯定是假冒的了。其實我也不要求我的鼻子與下巴有多美,就是想回到以前那樣,把鼻子和下巴修復好久可以了。”一次整形失敗后,連續選擇了不正規的手術行為進行修復,最后的結果讓安娜懊惱不已。

            廣州美萊整形美容科科主任羅延平說,注射于安娜金面部的物質基本上可判斷為奧美定,它主要分布于安娜金的下頦及鼻部。只能通過手術的方式取出。奧美定是一種對人體有害的物質,它是一種聚多體,短時間內無害,但隨著在人體內時間的加長,聚多體會慢慢講解為單體,在這個過程中是會產生神經毒性的,因此對于注射過奧美定的應該盡快取出,不但如此,奧美定還會在注射部位產生結節及肉芽腫,因此注射過奧美定后容易形成硬塊。而奧美定注射入人體當中是分散的,而且會游移,因此取出過程會比較復雜。對于安娜金,我們將會盡可能地通過手術為她將奧美定取出。而安娜的鼻部修復手術難度則比較大:“安娜的面部問題主要集中在鼻部周邊及下頦這兩個部位。從目前的診斷情況來看,她的面部五官從美學形態上看是不佳,比如鼻背過寬、鼻梁線條過于僵硬,左右鼻翼大小不一,下巴與面部線條過度不和諧并向一旁歪斜等;這主要是因為她的第一次手術失敗后,又進行了多次失敗的修復手術來彌補第一次手術時造成的損害,結果數次失敗手術相疊加,造成惡性循環,愈加破壞了面部和諧感。比如她的鼻子進行了3次修復手術,出現了很多疤痕增生癥狀,再加上含奧美定在內的不良注射物填充,而且注射的內在解剖結構也非常混亂,使得皮膚的組織結構和性質也都發生了改變,從而造成面部僵硬、皮膚松弛的情況。我們廣州美萊國際專家部專家也為安娜設計了系統化的修復手術方案,涉及項目較多,將分期進行,主要包含取出面部含奧美定在內的不良注射物;重新搭建面部器官內部構架,比如修復脆弱的鼻框架恢復正常功能;通過精細化整形手術,脂肪移植塑形等面部美學重塑。”

            同時,羅延平主任還慎重提醒消費者:“注射美容只能在具有行醫資質的醫療美容機構進行,凡是在沒有醫療資質的地方進行注射,例如上門注射或是選擇賓館進行注射美容均屬于不被國家允許的非法行醫行為,不僅注射醫生水平參差不齊,同時注射材料也極容易被奧美定等假冒偽劣品給替代,讓消費者難以辨別真偽。為了自身的健康與美麗,消費者一定要選擇具有行醫資質的正規大機構進行注射美容。”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电影购票